阔姨太装妓取欢

人妻小说   2021-10-15   加入收藏夹



  日上三竿,上午的太阳,晒进了半间房子,我感到一阵若兰的吹气,慢慢的张开了眼,只见她娇媚的正在亲吻着我,我伸手搂住她的脖子,深深的吻了一下。

  她说:「都响午了,该吃饭了,哼,昨晚上,梅香把你的精神玩光了是不是?

  醒一醒吧!」她那娇媚丶柔顺的样儿,既甜丶又美,我真不敢相信,昨晚上那个狠狠抽打女人的人就是她。

  我笑嘻嘻的起了床,她扶我下地,漱洗过後,就吃午饭,梅香向我逗着媚笑。

  丰盛的午餐,清香的烈酒,我们说笑着同进午餐,真像是一对美好的夫妻。

  饭後,她要陪我睡午觉,我不便拒绝她的好意,我们赤裸着丶拥抱着,我又起了兴。但,当我要插她的时候,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竟遭到了她的拒绝。

  她说:「亲亲,大白天的,你好好的养一养神,今晚上,我替你找一个绝色美人儿,你好好的消受一下。」我真感到了奇怪,我楞楞的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她「吃吃」的一笑,对我说道:「梅香昨晚上不是告诉了你关於我的身世吗?

  哥!我想嫁给你,你要是不愿意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是各有自由,你既然是无家无室,那份穷教书的买卖大可不干,我这儿不但有的是姑娘,而且,还有些人家的女人来往。」今晚,就给你找一个女人,是邝行长的姨太太,行长走了一个多礼拜了,这位姨太太等得难受,但是,要好的狠男人,她才肯陪。

  今天晚上,我给你一点药吃,吃了以後又凶又狠,邝姨太太是贱极的女人,你装成嫖客,别当她是位行长姨太太,尽量的收拾她,捏丶打丶咬丶骂,再狠狠的插她的三大件,准把她插得死心塌地。

  她是个绝美的美人,到明天早起,你照样付夜资给她。就算你在嫖她,她会送大量的钱给我,你千万记住,拿她当个下贱的妓女一样的收拾她,她是一身贱肉,你紧管抽抽打打的准对胃口。

  我听了她的一番话,真是认为这是天下奇谈,但是,这好奇心却决不会使我不答应,於是,我就沉沉的睡我的午觉。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日向西垂,已是将要日落的时间了,梅香给我预备了洗澡水,帮我擦着背。

  我问她为什麽又自己告诉了寡妇昨夜的事,梅香说是怕她打,所以情愿自己很坦白告诉了她,这样倒可以免去了一顿打,因为她是很喜欢梅香的。

  我听着,心里想着,也许她和梅香是无话不谈的,但是,梅香却嘱咐我,千万别说偷药的话。

  今晚可能她会给我那种药吃,因为那位姨太太,下午已经与她见过了面,约会好了,我今晚就是嫖客了。

  梅香轻轻的对我说:「邝姨太太,已经被她起了个名字,叫小玉。爷!你插小玉的那屁股狠点儿,一定很好看的,只是,今晚的房间特别无法偷看。」我听了梅香的话,真是感到此间处处是神秘,一时也无法弄清。当洗完了澡,就去吃饭。

  在吃饭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去见了邝姨太太,她对她说,我有一位外来的客人,在这儿嫖过如惜春的那个姑娘。可是,到了半夜,惜春受不了,另换了人,并说我又咬又打,可是,本钱好丶鸡巴大丶脸漂亮,她问邝姨太太的意思。

  这女人竟愿意来挨插,还给了她壹千块钱。她教给邝姨太太,自承是妓女叫小玉,邝姨太太也都答应了。

  她告诉我说:「你千万记着狠狠的插她,我知道这浪穴,不然不丢精的,她又吩咐我,千万别怜香惜玉。」

  饭後,她给了我一粒黄色的药丸子吃,又给我一百块钱,叫我明早丢下五十块钱在桌上,或给那女人,我都照着她的话答应了。

  她附在我的耳朵上,又告诉了我一些收拾女人的法子。但,告诉完之後,却娇媚的向我说:「你可不许拿这法儿收拾我啊!」

  我听了哈哈一笑,她就去叫那姨太太。梅香带着我进入了花园,走到另一所房子的一个小门内,推开进去,却别有洞天,好雅致的一所小院落,三间北房,收拾的窗明几净,而且有电灯,尤其是那张床上也装了电灯。

  刚一进去,梅香立刻就投进我的怀里说:「亲爷,今天晚上你在这屋里享福,梅香的穴会痒上一宵,几时梅香到这屋里来让爹插一顿都是好的。」

  梅香真是个天生的浪,货我想先插她一顿,可是,她怕那寡妇会马上带着姨太太来。

  於是,我就装成嫖客似的,先往床上一躺,梅香走了出去。

  不一会的功夫,她带进一个女人来,我坐起来一看,魂就飞了天外,的确是美人胎子,一阵阵高贵的夜巴黎香水味冲进我的鼻子。

  她笑嘻嘻的说:「王二爷,这是新来的小玉。」

  她娇羞的向我投个媚眼,把我一看,妩然低下头去。

  她向女人说道:「小玉,见见王二爷。」

  女人向我娇声的一笑,叫了声:「王二爷。」

  她走近了我说:「二爷,小玉是新来的,不懂规矩,一切请你多多包涵,年纪小,皮肉儿嫩,你多怜惜。」

  我像个老嫖客似的说道:「没有别的,只要挨得住插就行。」

  她笑着打趣道:「你放心,活儿不错,你玩上就知道了。」

  我哈哈一笑,她却像个老鸨似的,向她说:「小玉,好好的侍候二爷,水在床後头,要是得罪了二爷,妈妈明天拿鞭子抽好的骚穴。」

  她也嗯嗯的答应着。寡妇把她往我帐里一推说:「好好的给二爷上点劲,把妈妈教你的能耐拿出来。」

  又向我说:「二爷,早点睡吧!叫小玉给你脱衣服好啦!」

  她咯咯的笑着走了出去,小玉却跟过去关上了门,又走回来,向我腿上一坐,就骚骚的叫了我一声:「哥哥!」

  我伸手去摸她的奶,她扭着屁股,一声浪笑,替我脱衣服,当她见到我那粗壮而长大鸡巴的时候,竟高兴得张嘴就含了起来。

  我说:「小玉,上床吧!」

  她「嗯」了一声,吐出了鸡巴,脱去她的大挂,又脱下了奶罩,然後,逗着媚眼,脱去了三角裤,原来,也是个白嫩无毛的小穴。

  她仰卧在床上,我细看她的全身,真是细白嫩滑,一时还真找不出一点点毛病来。

  要比梅香,比她好得多,嫩穴的浪水冲出弓口子,我伏上去,她握了我的鸡巴,轻声说道:「哥,妹妹穴小,轻一点。」

  我因为知道她的根底,所以不听这一套,用力一插,一下子插到了底,顶紧了她的小穴心子。

  她娇媚的「哎唷」一声,我却顶紧了穴心子不动。

  我叫她:「浪穴口给哥夹一阵。」她像是要反抗,但却柔顺的夹了起来,却说:「哥,妹妹夹的不好,亲哥……」说着,就不夹了。

  我是因为她教了我的法子,就现着狠相的,在她那大屁股上,狠狠的一掌说道:「浪穴,你不卖点劲,大爷打好的浪肉。」

  她娇媚的「哎唷」一声,用力夹着我的大鸡巴,浪浪的说:「亲达达,好狠,别打浪穴,妹妹给你夹……嗯哼……夹我亲达达的大鸡巴……我的亲达达……嗯哼……骚穴夹得好不好?亲达达……哎唷……大鸡巴哥哥呀……」

  这小穴夹得真好,又匀又紧,一下比一下快,脸上的浪样儿,好像都要浪出水儿来了,哼哼唧唧的没有停过,我尽情的享受着这小嫩穴的夹功,她也越夹越用力。

  忽的,她停止了夹,却扭起了她那肥白的大屁股,用她那小穴心子,在我的鸡巴头上儿磨,越磨越快。

  又随着那快的动作,哼哼唧唧的,几乎会使人分不出是鼻子或是喉咙所发出的声音。跟着,忽的冲出一阵阴精,她,丢了,软瘫着,一动也不动。

  我却提起了精神,用那九浅一深的方法,抽到了头,又插到了根,一下比一下重,抽插得她的头在枕上不断的摇晃,一阵阵娇喘着丶哼浪叫着。

  「大鸡巴哥哥……插死浪穴了……哎呀……浪……浪穴……没有命了……好狠的大鸡巴……哎呀……大肉棱子……把浪穴给抽死了……大鸡巴……大鸡巴亲达达……大鸡巴爷……哎呀……嗯哼……饶了骚穴吧……饶饶小浪穴……」

  我耳听着她又骚又浪的叫着求饶的声音,眼看着她那浪极又淫极的浪样儿,真使我说不出丶道不出的高兴与喜悦,越插越有劲。

  忽然,当我的鸡巴头子插进她的子宫以後,她一下子用子宫口咬紧了我的鸡巴头子。

  她的子宫口正裹住我的肉棱子,咬得紧紧的,使我不能抽插,她却用那子宫口儿一夹一夹的夹我的肉棱子,真是我从来没有尝试到的床功。

  她一边夹着,一边用骚荡眼睛,向我送着娇媚,并浪浪的叫道:「大鸡巴亲达达……妹妹的穴好不好?」

  「好,浪穴,真好的床功。」

  「嗯哼……还是亲达达的大鸡巴好……妹妹才能这麽浪……大鸡巴哥哥……妹妹的小浪穴,好玩不好玩?」

  「好玩,浪穴真好。」

  「亲达达,你玩吧……玩妹妹的小浪穴。」

  我狠抽猛插了足有五六百下,她娇荡骚荡的,迎接着我的抽插,一阵阵的浪水由她那小穴里流出来,不住声的浪叫着,一身浪肉都在摇晃,直到她娇媚着只剩了断断续续的叫道:「亲……亲达达……慢……慢一点……浪穴……要……要死了……」

  她真的随着一阵阴精冲出之後,死了过去,头儿不动了,手脚软了,几乎像瘫在那儿一样。

  我真有点怜香惜玉的不忍再狠插下去了,但是,这时我的鸡巴,偏是硬丶胀得火辣辣的。

  继之一想,寡妇告诉过我,对於这个女人越狠越好,所以我不但没有停止或是减轻我那抽插的力气,反而,加重了力,狠命的插她那小小的浪穴,一下子,抵紧到她的穴心子,一面在她那白嫩的大屁股上「啪丶啪」的用力打下去。

  果然,她经了猛烈的刺激,慢慢的醒了过来,这一醒来,搂住了我的上身,要我压紧了她的一对肥奶。她的一双脚,勾住了我的腰,小穴用力一夹,使我得到无比的舒服。

  她浪叫着:「大鸡巴亲达达……你插……插浪穴……哎呀……你好狠的手啊……浪屁股打红了吧……亲达达……换一边屁股蛋子打吧……别打出了血……哎呀……亲达达……淫妇浪穴同屁股……都给达达了……我的爹……你收拾收拾……浪货的一身浪肉吧……哎呀……哎哟……」

  叫着丶叫着,她忽的咬住我的肩头,晃起了她的肥屁股,真像是筛米似的筛了起来。我一阵阵的舒服,差一点没有把阳精丢了出来。

  我忙深吸一口气,大鸡巴顶紧了她的浪穴,忍住了我的精,等我真的忍住了的时候,才松了一松她的身子,说道:「浪穴,你的水太多了,大爷玩着不够劲。」

  她娇媚的飘我一眼说道:「大鸡巴哥哥,妹妹给擦一擦乾净,浪穴再给你紧紧的夹住了玩,好不好呢?」

  「不,我来玩你的小屁股吧!」

  我拔出了鸡巴,就翻她的身子,她浪媚的说:「亲达达,妹妹屁股儿太小,挨不住哥哥的大鸡巴。」

  我却在她白屁股肉上,「啪」的打了一下,「哎哟」一声浪叫,顺着我的手,翻过了身,上去跪伏在床上,高跷着肥屁股。

  我分了分她的屁股沟子,那小屁眼真是小得出奇,我却不顾一切的,大鸡巴尖子对准了小屁眼儿,就用力的往里一插。

  她「哎哟!」一声,我又一用力,果然把大鸡巴头子插了进去,她却娇媚的回过头来,用乞怜的眼光向我叫一声:「爹」。

  我疯狂的顶送着,真是又暖又紧,我猛力的抽插起来,她却先是「哎呀!哎哟!」像是受不住似的浪叫。

  但,只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承受得起似的,扭摆着肥屁股肉儿,浪叫道:「大鸡巴亲达达……大肉棱子刮得浪屁眼儿美死了……我的亲达达……你美吗……浪屁眼儿舒服死了……亲达达你揉揉浪穴心子……浪穴要丢……」

  我一边插她又紧小的屁眼儿,一边揉她那浪穴的阴核。果然,她冲出了一阵阴精,同时屁眼儿,也像小穴似的,一下下的紧夹了起来。

  我又是一阵舒服,觉得要丢精,刚想再忍一下,偏生,她浪哼浪叫的声音,使我感到了特别的舒服。

  我狠狠的抽插了几下子,那股熟热的阳精,却已经「噗丶噗」的丢进了她的小屁眼儿。

  当我正在射精的时候,她把个大屁股,拚命的迎着我的鸡巴,使鸡巴插得深深的,同时,她也「嗯丶嗯……」的承受着我的阳精。

  我拔出了鸡巴,睡倒在床上,她在我脸上深吻了两下,她就下了地,真像妓女似的,倒了热水,把自己的小穴和小屁眼儿,洗了个乾乾净净的。

  然後,又拧了一把热手巾,伏在床上,替我把个鸡巴洗得乾乾净净,又把一对卵蛋儿又擦了擦,把手巾往脚盆里一丢。

  然後,在我那已经软了的鸡巴上,亲了一个嘴,又把鸡巴放在她那嫩嫩的脸上搓揉了一会儿,才睡到了枕上。

  我搂住她滑腻的身子,她偎在我的怀中,我竟昏昏的睡着了。

  她却缩到了床中心,用嘴含住了我的鸡巴,慢慢的含丶挑丶吮,竟把我弄醒了,鸡巴也硬了起来。

  她却更加卖力的紧含住我的鸡巴,一下下的套。我心想,这真是浪货,於是,按住了她的头,狠狠的抽插她那小嘴。

  她由鼻子里浪哼着,嘴里流着白沫,我被她那灵活的小舌头舐吮得一阵酥麻,我说:「浪穴,合紧一点,达达丢给你。」

  她真的合得紧紧的,我一阵美快下,又噗噗的丢了精,都丢在她的小嘴里面。

  她等我丢完了之後,还把我的大鸡巴舐得乾乾净净了,把精一口咽了下去。

  我昏昏欲睡的时候,那鸡巴又被她含进了嘴,而我却已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她依然是含住了我的鸡巴。

  直等我又把精丢在她的嘴里,才起了身。她侍候穿了衣服,洗了脸,我丢下了钱,像个嫖客似的走了。

  我从另一个门走出了房子,只绕了一个圈子,回到了家,我敲门後,梅香开了门,就投在我的怀里,她说:「昨天晚上舒服吧!那个姨太太够味吧?」

  我摸摸她的屁股说道:「没有你够味。」

  她向我腿上捏了一把说:「哼,我才不相信呢!」

  两人说着走了进去,寡妇已经到邝姨太太那里去了,我在屋里等了一会儿,她才回来,一进屋,就笑嘻嘻的说道:「不错,那个骚穴对你很满意,她还一直在问我,能不能倒贴给你,要你专插她呢!」

  我哈哈一笑,把她拉进了怀,我说:「不管怎麽样,总替你挣了一千元,你该怎麽谢我呢?」

  她柔媚的在我怀里一扭说:「随你要什麽都行,哥,我连人都是你的了,你还要什麽呢?只要你说得出口,我都答应,你睡一会吧,养一养神好不好?」

  我吃了些早点,呼呼的睡了一觉。

  直到中午才醒来吃午饭,在吃饭的时候,我特地说是想看看姑娘们接待客人的情形,她就叫梅香带我去看。

  我一路随着梅香走进那夹壁墙,一边对梅香说道:「这样一来,我偷看成了公开了,你也放心了吧!」

  梅香投给我一个娇媚的笑,并且说道:「同时也可以在偷看的时候偷我。」

  说了,不胜娇羞的低下了头,我就搂住她走进了夹壁墙。

  一阵阵的春声冲进我的耳朵,我把梅香搂得更紧了一点,但是,一个个房看过去,却都没有客人,梅香也楞了一楞。

  她想了一想,微笑了一下,对我轻声的说道:「是小燕。」

  於是,拉了我的手,一直走到了最後一间,向里一看,果然,一对男女正在插穴。

  我注意一看,这叫小燕的姑娘,大约也将近三十岁了,天生的一张骚荡的脸,还有一个奇大的奶子,皮肤不算很白,又有个特别肥大的屁股,一双小脚,正骑在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客人身上。

  那客人像是毫不在乎似的,又像在闭目养神。而小燕却在他身上,颤抖着肥大的屁股,在那儿左右的摇摆,不时的抽套一阵,口中在叫着:「大鸡巴哥哥……妹妹……不行了……大鸡巴哥哥……亲达达……浪穴……浪穴不行了……浪穴又要丢了……大鸡巴哥哥……亲达达……哎哟……」

  小燕喘息了,但却还在不停的抽套,那对肥奶和大屁股,一阵阵颤抖。我觉得小燕真的是不行了,只剩了喘息了,然而她却不停下来,一停都不停,反而抽套得越快,摇晃得更急。

  我奇怪的问梅香:「她受不了,为什麽不趴在男人身上休息一会儿再套呢?」

  梅香微微的一笑,附在我耳朵上说:「这是客人在整她呢!一定是在她穴里放上了药,非动不可,不动更难过。」

  果然,小燕娇浪的叫着:「大鸡巴达达……我的亲爹爹……你饶了我吧……让我到底下去挨一顿插吧……亲爹爹……求你可怜可怜我吧……浪穴不行了……浪穴实在受不住啦……」

  客人微微的一笑,张开了眼睛,两手摸在她的大屁股上说:「浪穴,你也告饶了吧!要大鸡巴狠狠的抽插你一顿,是不是?」

  「是丶是丶是,大鸡巴哥哥,抽我丶插我,插我的浪穴,我是浪穴丶骚穴,大鸡巴插我吧!」

  客人把小燕压倒了身下,客人说:「我插一下,你就得叫一声,不然我就不插。」

  「我叫丶我叫,大鸡巴哥……亲爹……哎哟……妹妹的骚穴……骚穴里面痒……啊……痒死了……大鸡巴哥……插……狠狠的插骚穴……」

  客人慢慢的抽插,小燕不停嘴的浪叫,终於,越叫越快,而直到叫得听不清了,只听到一声声的哼,和呻吟声。

  是客人抽插得太快了,浪穴的精冲了出来,大概药性也过了,那浪穴只剩呻吟了。

  梅香告诉我,大概是因为小燕慢待了客人,客人在收拾她,如果要叫娘知道了,今晚上准打个半死。

  说着,我们向回走去,走到贵妃那胖女人房外的时候,她房内到了个客人,贵妃已替客人脱光了衣服,睡在床上,是个粗大的个子,一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已经高跷着了。

  贵妃却在自脱裤子,一个大屁股露了出来,一身肥肉,颤颤的睡在了客人身旁。

  客人急不可忍的,压伏了上去,贵妃浪浪的说:「哎呀,好的的鸡巴。」说着的时候,却已经伸手拉住了鸡巴,往自己的肥穴口里面送。

  客人用力一插,贵妃「哎呀!」一声,好娇媚的浪叫了起来,口口声声只叫:「哎哟……大鸡巴好狠……插死浪穴了……浪穴……完了……哎呀……哎哟……」

  我问梅香,难道胖子这麽经不起插?梅香告诉我说,她是故意叫客人早点丢精,早丢早了。

  我听了真感到女人真是太能干了,竟能随意指挥男心呢!

  我们慢慢的走出了夹墙,回到房里去睡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