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无悔- 五十九、征服表嫂三

都市小说   2021-10-15   加入收藏夹

  看到这香艳的一幕,又回想起那几只男人的大手在公交车上在丁凝夏的丰满的胴体上抚摸时的情景,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微微的冲动了起来,赶紧的走近了几步,紧紧的跟在了丁凝夏的身后,从后面近距离的观赏起丁凝夏丰臀来了,这一凑近观察,刘成林感觉到,在那紧紧的白色的连衣裙的包裹之下,丁凝夏的丰臀上的肌肉正在随着走动的姿势而有节律的抖动了起来。

  看到这种香艳的场景,刘成林的心不由的微微一荡,一只手也不由自主的伸了出来,借着走路时摆动着双手,就向着丁凝夏的丰臀上探了过去,随着刘成林的手越摆越高,使得刘成林的手距离丁凝夏的丰臀也越来越近了起来,近得刘成林甚至能感觉到从丁凝夏的丰臀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温热的气息。

  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真的恨不得能将手在丁凝夏的丰臀上狠狠的摸上那么一下,感受一下丁凝夏丰臀的弹性和坚挺,但现在毕竟是白天,而且,刘成林的身后还跟着孙菲菲,所以,刘成林还是在自己的手就要触摸到丁凝夏的丰臀的那一瞬间,将手缩了回来。

  随着刘成林的手缩了回来,那种温热的气息也随之消失得不见了,一阵失落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冷笑了一声,正想再伸出手来近距离的感觉一下丁凝夏的身体的时候,丁凝夏已经走到了客厅里面,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只好恋恋不舍的从丁凝夏的身体上收回了目光一屁股的坐到了沙发之上。

  而随在刘成林身后走进来的孙菲菲坐到了沙发之上,丁凝夏看到刘成林等人都坐下来以后以后,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意,走到了那刘成林对面的沙发之上,坐了下来,然后,丁凝夏便有说有笑的和那孙菲菲谈了起来,刘成林听到两女所说的,都是一些服装美容打扮之类的话,渐渐的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一个头不由的低了下来,一双眼睛的余光,却左右瞟了起来。

  这一瞟之下,刘成林顿时有三了新的发现,原来,从刘成林坐的这个位置上看过去,却正好可以看到丁凝夏的两条小腿露在了桌子之外,看到这里,刘成林的心不由的微微一跳,不由的心虚的抬起头来,看了身边的两女一眼,看到正谈得高兴而没有一个人在意自己的举动后,刘成林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后,才又低下了头,向着那丁凝夏的小腿看了过去。

  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小腿正在那里散发着洁白有光芒,诱惑着自己的眼睛,那丁凝夏的小腿是那么的浑圆而丰满,那圆圆的小腿,在那一刻,显得是那么的充满了诱惑的味道,看到这里,刘成林的眼睛都弯不过来了,一颗心也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就在这时,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小腿似乎动了一下,不由的心中微微一跳,连忙恋恋不舍的从丁凝夏的小腿上收回了自己的那色迷迷的眼光,而是装着专心的听起两人的谈话来了,一边听着两人的谈话,刘成林一边用眼睛的余光看着丁凝夏,在发现丁凝夏移动了一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体,使得身体向下一沉了以后,便又没有动了起来以后,刘成林意识到,丁凝夏可能是那样子的做久了而换了个姿势,不由的又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向着办公桌的下面看了过去。

  由于丁凝夏的身体又向下沉了一些,这一次,刘成林不但看到了丁凝夏的雪白而浑圆的小腿,连丁凝夏的大腿也可以看到了,由于刘成林坐着的位置,正好可以和丁凝夏的两条大腿平视着,使得刘成林不费力的就透过了那正轻轻的盖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丝质的连衣裙,看到了丁凝夏的两腿内侧的风景。

  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两腿内侧的皮肤是那么的洁白,洁白得让刘成林都不由的有点眼花燎乱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由的一边看着丁凝夏的那两腿内侧的雪白如玉的肌肤,一边想像着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美妙的风景来了。

  就在这时,刘成林又看到丁凝夏的大腿动了一动,这一动,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乱跳了起来,原来,丁凝夏的这一动,使得自己的那本来是微微的闭着的双腿,微微的向外张开了一点,使得自己的两腿内侧的肌肤更大部分的暴露在了刘成林的面前,看着眼前的那诱人的一幕,刘成林不由的心儿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一双眼睛放在了丁凝夏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内侧的肌肤之上,再也舍不得移动半分。

  一边享受着丁凝夏的那两腿之间大腿内侧的肌肤给自己带来的那种惊艳的感觉,刘成林一边心中狂喊了起来:“表嫂,表嫂,来,来,听我的话,再将腿张开一点,再将腿张开一点,让我更清楚的看一看你。”

  说来也真的很奇怪,随着刘成林的心中的狂喊,那丁凝夏真的又将大腿慢慢的张了开来,在办公桌底下形成了一个倒八字。

  这样一来,那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美妙风情,就被刘成林一看到底,再也没有什么密秘可言了,看到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美妙的风情,刘成林几乎连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呼吸也不由的微微的急促了起来,可是在刘成林的刻意的控制之下,丁凝夏等二女都没有发现刘成林的神情举止有异,而两人还在那里口若悬河的交谈着。

  想着丁凝夏的身体上最为隐秘的地方都给自己看到了,虽然在那黑暗的阴影里,刘成林看不到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真实的风景,却并不影响刘成林的心中开始幻想起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风景来,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使得刘成林不由的有点心猿意马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当然连两人讲的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的。正在刘成林感觉到有点意动神摇,有点把持不住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丁凝夏的那轻软的话语:“刘成林,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呢。”

  丁凝夏的声音一传入耳朵,让刘成林不由的心中微微一醒,恋恋不舍的从丁凝夏的两腿之间收回了目光。

  看了看丁凝夏以后,刘成林不由的不好意思的一笑,道:“不好意思,你们所说的,我听不懂,你们聊你们的,我听着就行了。”

  听到刘成林这么一说,丁凝夏不由的微微一笑,不再理会刘成林了,而是又和那孙菲菲谈了起来,而刘成林,却因为害怕被那丁凝夏察觉自己在偷看她,所以虽然心中有冲动,但却不敢再看那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迷人的风光了。

  女人在一起永远有说不完的话,她们一个话题可以说上几个小时,这一点刘成林算是领教了。从上午开始,二女就在一起说话,期间刘成林怕她们口渴,还给她们倒了几次茶,现在都已经快十二点了,看二女还没有尽兴的迹象,刘成林赶紧打断了她们:“菲菲姐,嫂子,这个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去吃饭了?”

  “啊!”

  二女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闲人刘成林呢!刘成林有种晕倒的冲动,真是被她们给打败了,自己给她们倒了三次茶,她们居然都没发现自己。三人来到附近的一家饭店,随便点了几个菜。因为来的匆忙,孙菲菲也没有准备什么,所以这顿饭也就只能简单吃点了,等晚上再正式的为丁凝夏接风,这点刘成林没有什么疑义,这种事情还是听表姐的比较好。

  吃完了饭,刘成林对丁凝夏说道:“嫂子,你的行李在什么地方,我去给你般过来,你住在外边我不放心,还是和表姐一起住吧!”

  其实他可不愿意有人来打扰他和表姐的生活,现在他和表姐的关系正在迅速的升温,突然插进来一个人,放在谁也不会高兴的。

  “那你呢!”

  丁凝夏对刘成林的这个提议还是很动心的,“哦,我在外边还有房子,离这里也不太远,你们放心的在这里住吧!”

  听刘成林这样说,丁凝夏也就同意了。丁凝夏的行李是放在旅店的,拿了钥匙之后,刘成林把丁凝夏的行李般了出来。真不知道这个丁凝夏是不是准备把家也般来,居然大包小包的五六个。

  等刘成林打车把包运回家的时候,丁凝夏和孙菲菲早就已经睡了,刘成林只好悄悄的把包般到楼上去。费了好大的工夫,刘成林才般的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大包。谁知道他在般最后一个包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了楼梯的台阶上,里面的东西,撒了出来,却让刘成林瞪直了眼,包里面装的竟然是……一堆情趣内衣……一大摞色情杂志和几根假淫具……还有电动按摩棒……对于刘成林这个男人来说,这些东西他也只在A片里面见过,没有想到丁凝夏居然……

  想到丁凝夏拿这些东西自我解决的情景,刘成林的跨下立刻撑起了帐篷!这个丁凝夏还真是开放啊!刘成林的目光怎么也不能从这些东西上移开了,也忘记了收拾起来。

  “怎么了?……啊!”

  一声高分贝的尖叫从卧室门口传出,震的刘成林赶紧捂住耳朵,抬头一看,丁凝夏和孙菲菲正满脸通红的站在卧室门前,丁凝夏更是快速的拉着孙菲菲跑回了卧室,“刘成林!马上把我的东西给我收拾好!”

  丁凝夏的暴喝声在关门之前传到了刘成林的耳朵里,刘成林只有苦笑,想不到事情回是这样。

  原来,包掉在地上的声音将二女惊醒了,便想着出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要帮忙的,但是却发现刘成林在客厅里对着地上的东西发呆,丁凝夏立刻羞红了脸,孙菲菲还是的未经人事的女孩子,却也明白那是什么,同样红了脸。

  刘成林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这下完了,明天见面少不得尴尬,想着,他开始收拾起来那些东西。这一收拾让刘成林更是大开眼界,那些杂志有的他只是听说过,有的连听说都没有。什么《花花公子》等等,他也只是略有耳闻。想不到自己的这个嫂子还真是……刘成林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了,他除了佩服就是佩服。

  再说那些个假淫具,刘成林只是在毛片里见过,这样近距离的观察还真是第一次,做的还真逼真,只是,这个能有真家伙有感觉吗?刘成林摇摇头,满脸的不屑。而那些情趣内衣最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刘成林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目光从那上面移开。收拾完这一切,刘成林已经满身都是汗,不是累的,而是因为太刺激。

  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刘成林决定不回去了,随便洗洗脸,倒在沙发上就睡了,或许,在梦里他会有艳遇也说不定。第二天清早,刘成林醒来的时候还没有天亮,想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为了避免尴尬,他早早的就出去了。尽管昨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刘成林也不敢再留下,到时候大家都尴尬。

  逛到中午的时候,“叮……”

  电话铃声响了,他拿起电话一看,是表姐打来的。

  “喂,表姐!”

  “臭小子,还过来吃饭吗?饭还给你留着呢!”

  孙菲菲那甜美的声音传了过来。刘成林浑身又是一热,脑子里又自动出现了表姐那洁白如雪的娇躯,不禁傻笑起来。

  “喂,臭小子,我问你话呢,你听到没有?”

  孙菲菲听弟弟这么久不回答,娇嗔道。

  “啊?啊!我……我听着呢,我已经吃过了,就不过去了,等到晚上我再陪你们吃饭。”

  刘成林回过神来,赶紧把嘴角的口水擦掉。

  “哼,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不好意思见嫂子啊?”孙菲菲一下就点破了刘成林的谎话。

  “嘿嘿,你知道还问,昨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我还怎么见她啊!”刘成林郁闷的说道。自己昨天撞破了嫂子的秘密,现在再见的话肯定会很尴尬。

  “你呀,我告诉你啊,昨天我和嫂子谈了半夜的心,原来嫂子也是一个可怜人呢!你就别在意了。”

  “噢?怎么回事?”刘成林问道。

  “是这样的……”孙菲菲娓娓道来。

  挂上电话,刘成林的心情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原来,据表姐说,表哥魏明是个花花公子,从还没有成年就在女人堆里打滚,早早的掏空了身体,等结婚后,没多久就不能人事了,所以,丁凝夏也就空旷了三年,只能自己解决了。所以最后孙菲菲告诉刘成林,让他不要看不起丁凝夏,认为她是个淫荡的女人。同情心泛滥的孙菲菲在挂电话的时候扔下一句:“你要是敢看不起她,以后就别想再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