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车的巧遇

都市小说   2021-10-15   加入收藏夹

在一个多雨的季节,我出差去外地,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夏日的空气潮湿郁闷,我来到公共汽车站等车。一个人在车站等车是多么无聊的一件事啊! 坐在车里正在打算出差外地怎么好好的轻松一下。这时我闻到一股幽95,抬头一望,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小姐,穿着白色的体恤,大红色的紧身长裤,长长的秀发,高高的前胸,挺挺的鼻子,这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我多看了她几眼。「你这里有人坐吗?」她柔声问我,「我这里没有人坐。」 我冷冷地回答她,可心里确阴阴的一笑,长途不会无聊了。 长途车大约有走12个小时,因为天在下雨所以车开的也比较慢,再加路途颠簸两人免不了要在路上相互碰撞,慢慢的我们开始说话,话题也由外及里,说一些敏感的话,刚我发现她对所说的话敏感题没有什么反感时,心想是时候了,我要再深入一点。这时车子一个转弯车我不禁靠在那位小姐身上,她的长发遮住了眼睛,低着头好像是因为长时间和坐车有点累而睡着了吧,我将双手抱在胸前肘部慢慢地向她的胸前移过去,我觉得有一股热气涌上心来,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又睡去了,但靠的我更近了。 我的胆又大了一点右手缓缓往上,顶在了她的乳房下方,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反抗,我又稍微向上顶了顶,就这样过了一会儿,我的右手感到了她乳房的一阵阵的颤动,原来她的乳房慢慢挺了起来,我能感到她的心跳越来越快,我也兴奋起来,肘部开始按抚她的乳房,感觉真爽,她也很默契地配合著我的动作,上身随着公车的左右摆动,我感到她的乳房越来越硬了。这样慢慢过了一阵子她又朝我靠了靠,我也伸了个懒腰放开了抱在胸前的双手,左手从她的后背一直向下慢慢摸索,她微微地移了一下美臀。 我的左手才得以放在她的左臀,她被我实实在在地搂在了怀里,她也是那样的配合。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车里以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同车的人们都在呼呼大睡,只有我和她两颗心在雄雄燃烧,我用右手迫不及待开始了摸索,手轻轻地靠在她的大腿边上,过了几分钟,开始抚摸她的大腿,偷眼望她,她闭着双眼,一幅享受的样子。这样抚摸了一会儿,我边抚摸边慢慢向她两腿中间靠近,她没有反抗的意思,终于我的手到达了她的私处,刚触到这里,她向左移了一下但很快又回到了先前的状态,我轻轻地拉开她的长裤拉链,手慢慢向里游走,伸出了食指,隔着内裤沿着她的花芯上下游移,她穿的是的三角内裤,但里面早已湿了一片,她低下头,闭紧小嘴,用牙咬着下唇,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来,我也感到下体一阵阵发涨。 她任由我抚摸着,我用食指抠过裤头,用中指猛向里面一插,她身体为之一阵,扭头一口咬住我的肩头用力一扭,我的衣服几乎被她撕裂,估计是到了高潮,这也使我有一种原始的冲动。 公共汽车终于到终点站了,乘客们都下车了,我和她是最后下车的,我侧身让她先行,帮她把行李从行李架上拿了下来,我们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样,她对我帮她拿行李表示真诚的感谢,我也随口问了一声「天这样晚了也不知那个旅馆好,你能给我推荐一个吗?」 她的眼神为之一亮:「从这里向东走100米有一个旅馆还不错,天这样晚了我看你还是去那里住吧!」 她叫来了出租车,我帮她将行李搬上了车。 她对说:「感谢你帮我拿行李,我也是向东走的!」一样一起上车,车开的飞快米100米过去了,200米过了,300米过了,她没有叫我下车的意义,我也没有下车的意义,大约过了一刻钟,她叫车在一所豪华别墅门前停下。 她拿出房门钥匙给我说:「快去开门,我来搬东西」,我心领神会地接过房门钥匙,她付过出租车钱后,拉着我的手飞快地进了房门。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声,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了。四周一片宁静,屋内一盏孤灯,四目相对,欲火顷刻间存满了正个房间。 我抱起她,冲进了她的房间将她重重地摔在床上,我三下五除二脱光了她的裤子,她那种害臊的表情,还有那白皙丰满的双臀缝隙中的一抹黝黑太过瘾的了,我用手触摸她们的生殖器,将她们形形色色的大小阴唇分开至最大的极限来观察,随意地将手指插入其阴道和阴道内抠挖,她大声地呻吟着嘴里不住地说:「我要……我要……你在干什么啊!快……快……」 我被她的叫床声所打动我,我问她叫什么? 她柔声说道:「小琴。」于是我过去搂住她,一面和她接吻,一面把手放在她丰满的肉球上。质感甚佳,甚饱满。 我一面玩弄她的双乳,她一手轻抚我的大炮,隔着裤子已可看到我硬成一根的铁柱。 然后阿碧主动跪在地上脱下我裤子,用手抚摸我的大炮。 搓了一会,把全裸的她侧抱,一面和她湿吻,一面用手指轻轻插她的穴。 突然一条湿滑的舌头包含了我的大炮,她一口一口把我的大炮含啜,每一寸炮身都舔过。我也没有偷懒,伸手刚好可以指插她的洞。手指其实也是极敏感的地方,两手中指插入紧闭的穴,从开始的干涸,被挖成最后的泛滥,从手指传来的快感不比从大炮来的小。我两手交换,把沾泄小琴阴液的手指放在了嘴里。 然后我们转战到床上,小琴躺在床上继续为我吹。 她刚才被我撩过的阴户有点泛红,我极力把舌头伸进去,吸那甜美的爱液,直至泛滥成灾,滴滴爱液几乎要从洞口掉下。 上马的时间到了。想不到今晚有佳人相伴,有肌肤之亲,我想过不了几招便会精尽人忙。我接过了小琴递过来的套子戴上插进小琴的要穴,累积了一晚的高涨情绪,我一上马便给小琴来一轮狠狠快攻,在套子的保护下虽没甚感觉,但我只是要减低敏感,延长作战能力。 插累了,我反身躺在床上叫小琴上来,用女上男下的姿势骑我。她胸前像挂了两个大木爪,一抛一晃的给我又抓又捏,她摆动黄蜂腰,带动美臀一下一上地套着我的大炮。我捏着小琴的乳,过了一会她又爬到我面前把屁股朝向我,我开始吃她更窄的嫩穴,我用手指把阴唇拨开,拚命用舌尖舔舐那最嫩的阴道壁肌肉,小琴被我舔得大叫,不断出水。 小琴双手按在床上,我几近粗暴地不断进攻着迷恋已久的窄洞。她头来回两边摇摆,不停呻喊,直到我怜95惜玉,认为她受够了才停了下来。 我人变得很累,但情绪依然亢奋。小琴在浴缸放好水,我们一同来个二人鸳鸯泡泡浴。 二人在浴缸很挤,还好小琴身材娇小才勉强挤得下。我们二个身贴身,小琴在前,我在后,泡泡液在我们身上留下一种薄膜,使她幼嫩的皮肤更加嫩滑。 在这种种刺激和温水的舒缓下,我再度昂然起首。浴缸太小,我们转阵到床上,小琴先跪在床给我从后进入,然后又跪在我身旁给我指插,我还腾出一只手上前掐她的豪乳。手指和大炮作同样的抽插频率,我搞到这个「小骚骚」叫声四起。 那年我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没等多久便三度春风。她躺在床上给我干,箭发三响,我实在累了,右搂着小琴躺在床上,然后她轻吻。我抱着美人,一起满足地裸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小琴先起床淋浴,我进去和她继续缠绵。我抱着她,她身体凌空双腿夹着我的腰,还好她身材娇小玲珑才可以玩这样的体位。于是在洒下的暖水中,我又发了一炮给她。我在她那里待了两天,她给我留下了绝美的回忆,至今三年已过,当晚的事还历历在目。 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小琴的别墅。